AgathaCassel

只是个奇怪的人类,宏观主义逻辑怪。人类无国界,CP没门坎,一切有意识的自由生命体都是可以撩的。和平万岁,愿世界HE。

也不是说就怎样了。
毕竟我也是会黑化的,并不是三观正维护者标兵。
但有些事,约定俗成,大家都懂,行,可,这就是对的么?
这就接受了么?成为了其中一员并为此骄傲么?
(不要转移话题式讨论什么是对,我说的是人类现代社会规则和情感意义上的,或者咱们先谈谈哲学史?)
为了洗白你喜欢的东西就可以踩高捧低,就可以颠倒黑白,就可以贬低他人一生的努力和信仰,就可以把赤子之心踩在泥里践踏嘲讽,就可以把银行家的铜臭说成利益为先的高端眼光?
这么喜欢为什么不一起接受这些该死的狗屎呢?为什么还要到处找存在感试图让世界围着你转呢?
真爱?这是你所谓真爱?这是为了优越感,移情到一个人人都知其名的大蛋糕上,为了“我喜欢的东西你们这群屁民...

哈哈哈哈哈堆堆的字母被当成尖叫的小人啦(笑哭)写不出全名单词上去,没办法。最后纪念一下老德吧,欧冠和下届要加油啊!(握拳)

Fuck the world!

Maybe you and I should do something. Get the fuck off, change the fucking world.

Hi, I'm a woman and I'm superior to men.

I am one woman and an apocalypse.

This is me.

HA!

【防屏蔽】

到哪都有人在歧视姑娘们。

祝你们死后下地狱,性转成女生。

然后受罚痛经五百年(눈_눈)

思考一下,关于火星移民后可能出现的歧视问题,从前码过的大纲丢了(而且写到一半心态崩了)。
分享一下当时的五十年内大新闻标题。
也许等我意志坚定很久以后会捡起来。
这个脑洞还是感觉很精彩的。

“他们还是地球人吗?”

“论火星对人类基因的影响”

“大批移民申请回母星生产”

“第一个畸形儿:一个警告?”

“著名科学家警告人们不要妖魔化火星移民”

“著名生物学家对火星新生宝宝抱有疑虑”

“地球反火星移民组织诞生:我们是骄傲的蓝星人,红星人让开”

“两面调停计划正式开始,红星领导人与星联邦主席进行会谈”

“谁打响了第一枪!红星驱逐舰被蓝星卫星导弹击落!”

“红蓝两星正式宣战:没有谁更高级!...

我一生中最讨厌无非两件事。

第一,是所谓的政治。

大家都明白政治。

我相信也明白何为政客怎么还不亲自去死。

以及那对全人类发展毫无益处的无聊博弈。

哈!

循环往复的黑色喜剧。

第二,是永远的乌合之众。

哈哈哈!

无非都是这里扣黑锅,那里捧高帽。

为了自己负面情绪的发泄和遥远名人的低谷而欢欣鼓舞,幸灾乐祸。

在集体中感觉到力量便会开始丑态毕露,张牙舞爪。

一个群体的智商是其中个体的最低值,这多么有趣。

万物皆有循环。

你们等着。

【濒临黑化】

(一个极其有病的突发ABO脱线喜剧小黄文大纲)

说是群里人少来召唤小伙伴,也不是全假。
这其实是PTSD治疗群来着。
但是吧。
我其实是想拉人填坑顺便捞一把能开车的老司机的(咳)
不过适度,毕竟群主是可爱的男孩子,容易被甩下车。(滑稽)

如题。
在群里看到开车。
昨天晚上那叫一个一颗赛艇。
什么吃胭脂鱼,捆绑撕衣双龙群那啥。
太刺激了。
可怜我们群里的男生,瑟瑟发抖,取向危险(咳)
引用一下昨天匿名的英雄总结。

“这讲述了一个,鱼在夜店泡C罗玩脱,打响了革命战争的第一炮,然后被扛回家。
扛回家的路非常长,还遇到了诺圣臀,喝多了的鱼被扛着以一种位置优势醉后狠狠拍了诺圣臀的屁股。
于是诺圣臀加入了扛回家的旅程中。
又...

我悲伤的发现,今年是老球员屠杀季。

忽然哭泣。

挽尊

空城残梦_:

泥萌要的微信群建好了!【所以我花了一整天才学会建群
求安慰的小伙伴们可以加群一起互相安慰
目前群里人很少大家努力加入啊!
一起度过难关等待他们满血回归🇩🇪
如果二维码失效了评论告诉我我把泥萌拉进去

话说有人还记得新白蛇传里的八两和宝莲灯系列魔幻手机里的猪八戒么,我忽然发觉原来脑内的王胖子形象是这么来的,我说怎么偶尔梦到铁三角的时候总觉得眼熟2333
说起来小哥的脸陌生中帅的很眼熟,有点像焦老大,毕竟长的好看的人都相似。
老邪是尧大的胡子状态,叼个烟。
哎呀这个拉郎我要吃了(喂)
齐黑瞎是个袁朗脸。
阿宁迷之是个俄罗斯妹的脸。
潘子哥是老霍的糙汉状态,王胖子简直本色还原,我就说有脑补原型才可能画面感强。
有一次梦里出现了胡八一和杨参谋长,嚯!还带着鹧鸪哨爷爷,来拜访胖子,遇到了小哥,开始叙旧,这个画面太魔幻我就醒了,扼腕啊

在大族公司听哲学教授黄家章的讲课,说真的,说是讲菜根谭,我还很期待来着,然后就离题万里若等闲了【手动再见】

说真的,文学家可以是哲学家,但哲学家不必是文学家,甚至与之对立。

内心的文青已经炸裂了。

顺便向着现代犬儒主义滑去【摊平】

我就听这老哥们夹带私货,疯狂diss屈原和相关的浪漫主义诗人,说屈原自恋成狂,孤芳自赏,抑郁症晚期,我就忽然死鱼眼了。

还主推儒家,我心想,您老所谓的以佛修心以道修心呢?被吃了?

这所谓来讲的中心就是别多想别逼逼安心工作,根本没有菜根谭,有趣눈_눈

背一篇道德经冷静一下。

跑去买了两支大法棍,啃一啃泄愤(๑˙ー˙๑)

看着世界杯忽然又想起渣康这个梗,当初看漫画笑点被戳爆,能指着这个笑一年(迷之和渣康一样的笑点)顺便一提我真爱德国战车本命利物浦,但也没准会爬墙……(小声逼逼)  ​​​

“忽然摊手”“调皮的眼神”“握握手不哭”“在调皮的眼神下忽然委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毛子主场放谁谁都害怕呀| ू•ૅω•́)ᵎᵎᵎ

半夜惊醒犯病

看了沙海后总觉得黑瞎子在我脑中的形象活脱脱一个蹦来蹦去上窜下跳的段奕宏,那带着墨镜一脸痞笑的画面挥之不去,十分带感_(:з」∠)_结果梦中一个活脱的段奕宏版黑瞎子帅了我一脸,完了,这个脑内设定注定去不掉了。顺便对又掉进了三叔坑里的自己默哀…算了,起码出坑这些年攒了不少好吃的,慢慢啃可以啃好久,听说铁三角团聚隐居了,HE就好,HE就好啊…(点起烟,一脸沧桑

被炸号了,还是闭嘴吧,已经是被抛弃的一代了,不要变成被屠杀的一代啊,活的长才是胜利………活的长久才有机会自由歌唱。
“我理解如何,我不理解为何”“我们将在没有光的地方相见”—〖乔治奥威尔〗
(乔治奥威尔一定没有想到,为自由而写的书,成了某些人的操作说明)

1 / 3

© AgathaCass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