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thaCassel

只是个奇怪的人类,宏观主义逻辑怪。人类无国界,CP没门坎,一切有意识的自由生命体都是可以撩的。和平万岁,愿世界HE。

又是想当狗的一天_(•̀ω•́ 」∠)_

PWP.绿茵场水煮鱼

这一开始只是个系列脑洞,如果梅苏特做春梦的时候,另一个春梦对象其实不是梦境变得,而是另一个真正的人闯进了梅苏特的梦境呢。
那么这将会非常有趣。
警告!因为是梦所以没有逻辑!(或者说一切在梦中都是合理的)作者本人充满了恶趣味!请慎入!

干巴巴一点也不好吃警告!

黑喂狗!AO3走起!评论区一楼也会发链接!

_

梅苏特昏昏沉沉的睁开眼,正午的阳光直射而下令他眼中结起了雾气。

他耳鸣了一阵子,嗡嗡响的大脑慢慢平静,他才发现他仰面躺在曾经熟悉的球场上,无数的球迷在高台上欢呼歌唱。

他们好像正在庆祝胜利,他正被团团压住揉着头发。

不!

梅苏特猛然反应过来了什么。

这不对!这不可能是真的!...

之前的黑帮梗.间奏二

有刀慎入!没头没尾没犄角!还没车!

黑喂狗!

梅苏特挂断电话,低着头紧握着那支手机,在内心中嘶吼出声。

梅苏特在皇马的生涯已经到了尽头,他知晓再不撤离等待自己的即将是什么。

可他多么爱伯纳乌的阳光啊,他从未如此喜爱过哪里的日出。

但他深吸了一口气,眼眶湿润却看向了夜晚的月亮。

他最后一次任务,是追杀一位对手叛逃的好手,但却停留在了伦敦的夜店里。

他听着DJ震耳欲聋的音乐和四周的人群与闪光,点了一杯“给我一点随便什么够劲的”,酒保收下钱不置可否的看了他一眼,给他调了个失恋特饮。

“哥们,会有更好的,会过去的!”

酒保在音乐中放下饮料大声喊着说,然后去招呼别人了。

梅苏特喝着酒...

一个记梗。

想写一个堆堆做春梦,每天晚上一个大明湖。然后每天也都会有一个大明湖晚上做春梦。

直到有一天堆知道了,他的梦和其他人是互通的,并不全是梦。

这个设定妙就妙在背景可以忽略一切瞎几把搞!因为是在做梦!

什么谍战二战黑手党,什么夜店飞机足球场,怎么搞都可以,最后被摧毁的只会是两条内裤而已!

还可以有神秘人物客串,奇妙剧情隐藏(´゚ω゚`)多人联动式串梦。

设定梦境主场由梅苏特的潜意识决定,比如说看了碟中谍,梦见炸大楼(喂!)背景设定直接代入,不过会有一个大明湖也跑进梦里,在梦里大明湖有自主意识,不过设定背景和剧情走向由堆的梦控制(越扯越长了)

正好堆堆这几天闲闲,...

妈鸭!!!天天P图有毒!!!堆堆简直了!!!!最后两张的总裁也简直了!!!(忽然失去困意)

突如其来的刀之间奏,令我不敢打TAG

梅苏特在安全屋里换着绷带,换好后他点燃了一支烟。

等待着DFB总部派人来接头。

他很快抽完了烟,转动着烟头去看尽头的零星闪烁。

伦敦今晚格外的冷,光着上半身仅缠着绷带的梅苏特身上泛起了鸡皮疙瘩,后颈的汗毛直竖。

他揉搓着烟头,在这末尾的火光已经熄灭,仅剩下残留的余烬和正在消失的温度时。

他用柔软的手指肚去揉搓它,揉碎它,毫不在乎残留下的黑色污迹。

仅剩的温度也仅仅是一点点的烫,在甚至算不上是刺痛的一下后,就消失了。

他揉搓着烟头,幻想着如果这火星还在燃烧,这支烟还未燃尽。

然后把它熄灭在手心。

他会疼得缩瑟一阵子,刺痛和灼烧会令他的手抽搐起来,燃起的烟气中会混杂着皮肉的烧焦味...

一个记梗

本来今晚想码的脑洞,结果上班被煞笔同事和领导气的硬是写出了刀,顿时吓得停笔_(:з」∠)_留个脑洞记录好了(喂!)也许没准大概可能会有文(咳咳咳)吧。

忽然好想吃水鱼的卧底堆黑帮支线,明明对敌人非常残暴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水爷在床上却是个极其温柔的情人,特别浪漫。

又浪又漫。

还喜欢玩情趣。

有一天堆堆和水水聊起过去(的大明湖),聊起其中一个著名已退役特警,堆忽然就生气了。

回头就自己跑去执行任务,被目标给意外设计了,被反绑着手捆在椅子上等着水爷带前两天抓到的人质来换。

然后水爷来了,带着个不断逼逼的人质做后备计划,一到地方就把人质打晕一边从后方摸了上去。

解决了别墅门口的四个保镖...

树的一生

一个孩子长大,就像是种子长成了树木。
挺拔的枝干和翠绿的叶子是自然的赠予。
他开始了学习和工作,当他知晓了一切“所有人都该懂的”,那就是树木被砍倒燃烧起来的时刻。
散发着烟和火苗,炙热又呛人,而树自己则感到躁狂,痛苦。
痛苦和无措的热量令他无所适从,不堪所用。其他人都会避开免得被灼伤。
看啊,这片树林烧起来了。
终于有一天,有些树,会烧成灰烬。
而有一些,会变成一块碳。
冷却,黝黑却发亮,看似麻木却也依然能够点燃的好碳,规规整整的和其他碳码在一起。
想点燃他们也很容易,只需要一点火星。
即使是受潮了,或烧制不那么好的碳,加大火苗,扔进炭火堆,他们也会一起燃烧。
只不过这次再燃烧起来,就只能是一点点烧掉自己本身的所有...

梅老师的粉红小嘴和胸口敞怀可真要命(o´艸`)(日常满脑子黄色废料)

美好一日(一点也不带感的黑帮AU.PWP)

这是上个的黑帮脑洞的衍生品,由于我码文是把各个段落的突发灵感记下后最后整合,所以产生了很多不是刀就是车的东西,我决定把这段PWP发出来,因为正戏里它可能不会出现了(如果会有正戏的话)。
这里的总裁视角来自于亲爱的日堆群里的总裁皮群主,  @蔡贝二er 请大家亲亲这个小可爱!!!

警告!有血腥和轻微暴力描写!奇怪的play和一些恶趣味都怪我!因正戏难产所以没头没尾!请谨慎点开!

咳,AO3链接来一发!评论区一楼也会有_(:з」∠)_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862191/chapters/36951201

手超痒的试着码之前的黑帮脑洞,结果除了刀就是车,药丸_(:з」∠)_

分享David Lee Murphy/Kenny Chesney的单曲《Everything's Gonna Be Alright》: http://music.163.com/song/535543848/?userid=45202624 (来自@网易云音乐)

深夜发丧,别理,实在忍不住了。

啊,公司转正也很波折。

忍不住担心到失眠。

有时候真是忍不住开始思考,为什么总是我。
从出生开始性别就是原罪,差点被逼的家破人亡。
上小学被人从四楼推下去没人发现,被学校所有人叫小疯子。
从整层楼梯上滚下去竟然只伤了左脚留了旧伤,好吧,我一向倒霉中极其好运。
被休学喊去亲戚家打工,住在两米宽的豆腐坊潮湿的隔间里,床下全是蚯蚓和老鼠。
每天三点起床十点睡觉,好吧,好歹我还有钱拿。
后来住在仓库里,陪着我的是五个漏气的煤气罐和无处不在的老鼠咬东西的声音。
回到了学校,啊,还是熟悉的和地狱一样的样子。
在家睡觉楼下燃气爆炸碎玻璃砸我一身,吃个早餐炸油条的锅忽然翻倒泼我一身200...

1 / 5

© AgathaCass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