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养猫指南【真·猫咪莫注意(=^`ω´^=)】

0.
【如果您收养了莫扎特猫,首先不要轻易进行所谓的必要触摸行为。即使是它先主动靠近您,您也不要轻易被诱惑了,因为您一旦抚摸了,哦~那就只能祝您好运了。】

萨列里看了眼从盒子里拿出的饲养说明书,又抬眸看了看不远处正在到处撒欢的,有着蓬松的,看上去手感一级棒的白色毛发的波斯猫,表示一头雾水。自己手中拿的明明是饲养指南,怎么才一句话就没了?

没了也就算了,祝好运是什么情况?难道撸一只猫还能倒霉不成?

越想越不明白的萨列里索性将手中的纸叠了两下放回盒子里,然后召唤了不远处的仆人,用眼神示意将那不远处正在拿金属桌腿试验着爪子锋利度的波斯猫带走。

然而说来也奇怪,看着胖乎乎毫无抵抗之力的猫,在仆人接近的下一秒,快速收回爪子猛地一窜,瞬间逃离了仆人弯腰捕捉的范围。而这一行为引得站在不远处正将双手环在胸前的萨列里无意识挑起一边的眉毛,眼神里透露出一丝好奇的疑惑。

1.
仆人与猫,闹腾了一天,萨列里的太阳穴跳了一天。

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那些差点被莫扎特打碎的瓷器和差点变型或者刮花的艺术品,萨列里就有点后悔将这只不知道被谁遗弃在自己家门口,现在正在喝羊奶,并且洒了一桌,当初看着可怜,如今调皮的要死刚刚才想到休息的白色莫扎特带回来了。他觉得无比的头疼不说,单光看着对方津津有味地吃并浪费着羊奶,他的心就一抽一抽的疼。

不,他当然不是心疼猫,他是心疼那些他用钱换来的羊奶而已。

所以,萨列里终于是在莫扎特喝完羊奶,带着一脸奶渣舔爪子的时候忍不住伸手扶额了。

2.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睡觉时间,这边萨列里刚刚躺到床上,脑子还在整理着闹哄哄的音符,那边莫扎特就闹开了,就听到爪子挠门发出的令人不愉快的声响,伴随着的是仆人阻止的轻呵声,依旧阻止不了仗着萨列里半纵容下张牙舞爪的莫扎特继续挠门的想法。

 

于是乎,当挠门的声音持续了五分钟后,萨列里带着一脸怒意猛地打开自己的卧房大门,被突然出现的主人吓了一跳的仆人们瞬间止住了故意放低的叱喝声,在萨列里的眼神示意之下快速的离开,只剩下全然不知状态的莫扎特自顾自的用自己的脖子蹭着萨列里的裤脚。

 

萨列里低头看了几秒,弯腰一把抓起了正将白毛蹭到裤子上的莫扎特,双手置于前爪下方抱住,随后将其抱到自己面前,惯性使用眼神威吓对方,却没想到莫扎特盯了一会儿便喵喵叫了两声,然后伸舌舔了舔萨列里的鼻尖,完全没想到对方会有这么一招的萨列里直接傻了眼。

 

愣了一秒,随后关上卧室木门,就着抱着莫扎特的姿势躺到了床上并将其放置到一旁。到了一个新环境的莫扎特先是兴奋的在床上蹦了几下,然后扭头看向正皱着眉闭目养神的萨列里,便小心翼翼踩着猫步走过去,然后猛地一跃,整个肉呼呼的身体如同炸弹一般砸到了萨列里的肚子之上。受到猛烈攻击的萨列里在无意识的呻吟出口后,立马睁开双眼盯着正在自己身上撒欢的莫扎特,头疼的掩住了双目。

 

3.

萨列里做了一个晚上被石头压住的噩梦,醒来的时候看到肚子上缩成一团的白毛,他就明白了,下意识的伸手就将肚子上的莫扎特扫到地上。在软乎乎的肚子上睡得正舒服的莫扎特,被萨列里无情的扫到地上,吓醒,不开心的叫唤了几声,下一秒尝试性的跳上去,失败,脸猛地撞到床垫上,随着微弱的啪叽一声摔到地上,一脸不爽地转身就躲到了床底下缩成一团。

 

等了几秒都听不到动静,萨列里快速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抬眸环视了一圈自己的卧室,并没有发现任何除了自己以外的生物,在确定门并没有被打开后,赤足下床站立在柔软的地毯之上,想了一秒下蹲弯腰,果不其然看到一团白毛正怒气冲冲眼睛放着光注视着自己,萨列里突然觉得这样也挺可爱的,随后对着莫扎特招了招手,却没想到人家不理,反而一脑袋扭开甚至发出了低落的嘶吼声。

 

一看莫扎特并不理自己,萨列里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转而站直了身体,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摇铃,随着几声清脆的铃声,仆人们的脚步还没出现,床底下的莫扎特先小跑了出来,结果下一秒被萨列里抱了个满怀,然后当仆人们敲门进入后,他才将手中的灰猫交给仆人,让其清洗干净。没想到,莫扎特刚听到洗澡的发音,就吓得猛地从仆人怀里跳到了萨列里的肩上,还一副见到仇敌的摸样对着仆人哈气,有点莫名其妙的萨列里看着一脸茫然的仆人,突然明白了什么的仆人,看着主人疑惑的神情,在捂着嘴保持距离的情况之下,在主人的耳旁说着,换来的是萨列里皱着眉头的表情。

 

听完仆人所言,萨列里皱眉挥手示意让其准备温水,随后从自己肩膀上抱下莫扎特,右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安抚着,听着耳边传来的呼噜声,萨列里无意识地微笑着。

 

4.

萨列里对天发誓,给猫洗澡绝对是天大的困难,特别对方还是一只格外活跃的猫。

 

才过了半小时,原本只是洗一只猫的行为,俨然变成了一猫一人同时洗澡。

 

再然后,莫扎特在一个不可描述的地方,温柔的不停的踩着。

 

萨列里,简直不敢相信他的眼睛,他居然........

 

结果,当天晚上,莫扎特被取消了去床上睡觉的资格。

 

5.

莫扎特挠了一个晚上门,萨列里一个晚上没睡。

 

萨列里顶了两黑眼圈,罗斯博格盯了一天。

 

6.

从那以后,莫扎特再也没有被关在门外的经历了。而萨列里则是动不动就会做被石头或者大山压住的噩梦,甚至有时候还会梦到自己潜水差点窒息的体会,原因很简单,莫扎特有时候会睡到萨列里的脸上,毕竟那儿也是个很软乎的地方。

 

不过一般,睡到脸上的第二天,莫扎特就不能到床上睡觉,然后恶性循环,再一次的一人一猫混浴。

 

再后来,萨列里养成了一个习惯,睡觉的时候一定要抱着睡,不然,emmmmmm,他会失眠一整晚。

 

7.

除了洗澡以外,萨列里又发现了一项新的,可以肆意欺负莫扎特的活动,那就是给他剪指甲。由于猫咪尖锐的指甲不停生长的缘故,莫扎特总是习惯性的用他那家宝贝钢琴去磨爪子,在三番五次的抓包之下,萨列里询问了仆人如何处理这件事,而那位睿智的贴身仆人就告诉了他,是时候该给莫扎特剪指甲了。

 

然而,指甲一剪,莫扎特的确是不对钢琴下手了,反而变成了各种粘着萨列里裤脚不放,各种蹭来蹭去,过个半个月就开始在脚边转来转去,用头不断地顶着。等萨列里坐下写谱子的时候,莫扎特就一跃而上,窝在对方的大腿上,抬着头睁着蓝色水润的双眸,对着萨列里撒娇的喵喵叫唤。这时,萨列里就会下意识的挠着莫扎特的下巴,听着耳边不断的呼噜声,另一只手则会拿起放在书桌之上的剪刀,而莫扎特则会格外乖的亮出自己尖锐的爪子,随着咔嚓声响过,过长的指甲掉落,莫扎特心满意足的甩着尾巴,漂亮的尾毛刷着萨列里的脸。

 

处理完全部的指甲后,萨列里放下剪刀亲昵地抱起蹲在大腿之上的莫扎特,凑上去亲了一嘴。被亲的莫扎特则得意的轻舔了一下萨列里的嘴唇,吓得对方一笑,随后将莫扎特放回腿上,伸手撸了撸头毛。

 

看着莫扎特窝成一团打算睡觉的摸样,萨列里左手还是不停地抚摸着对方柔顺并没有打结的长毛,右手则拿着羽毛笔,带着一丝笑容地写着重要来信。

 

8.

自从莫扎特表现出对钢琴的浓重兴趣之后,萨列里又开始了久违的头疼。

 

每当他准备创作新曲子的时候,莫扎特就开始捣蛋,刚弹第一个音,后面就跟着一堆杂七杂八的音或高或低,甚至有时候,指尖都还没接触到键盘,就被莫扎特抱了个满怀,一动不能动的任由对方用那粗糙的舌头舔舐着。

 

一直到莫扎特玩够了,跑开了,萨列里才有空间继续创作下去,然而往往这个时候,灵感就这么突然间断掉了,一时间找不回来了。

 

再后来,一段时间内,宫里流传了一段谣言,说是萨列里不知道迷上了谁,最近的新作充满着喜悦之情。

 

9.

春天到了,长毛猫的地狱时刻到了。

 

萨列里看着粘在自己衣服上那些怎么样都不能清除干净的白毛,完全没有头绪。即使仆人已经想尽了办法,也依旧无法阻止莫扎特的掉毛行为,更加无法阻止莫扎特无时无刻不黏在萨列里的身边,然后在萨列里的纵容之下,黑色衣服上的白毛变得越发无法处理干净了。

 

结果,整个宫殿的人都知道,萨列里养了一只白猫,还是那种很粘人的白猫,不然,身上哪来的那么多的几乎无法忽视的白毛呢?

 

然而随着春季的脚步,莫扎特迎来了猫生中第一次发情期,可惜它自己不清楚,而它的饲主萨列里更不清楚。

 

然后在两个人互相不知情的情况下,萨列里无意间帮莫扎特打了一炮,而莫扎特在经历了一次意外之感后,足足回避了萨列里两天。

 

最终,在萨列里连哄带骗的美食诱惑之下,这件事总算是化解,一人一猫再次形影不离,闪瞎一群仆人。

 

10.

莫扎特居然离家出走了,萨列里差点因此翻遍了整个城市。

 

要不是公务缠身,他真的就这么干了,所以是他的仆人翻遍了全城。

 

莫扎特消失的第二天,萨列里就感觉自己仿佛得了严重的相思病,茶不思饭不香。

 

莫扎特消失的第三天,萨列里感觉自己创作的灵感好像不见了,看着谱子就心烦。

 

……

 

 

莫扎特消失的一个月,萨列里病倒了,高烧让他神志不清,甚至出现了幻觉,总觉得莫扎特熟悉的叫唤声就在自己耳边。然而这一次,他好像真的听到熟悉的,属于莫扎特的叫声,下一秒一个肉呼呼的巴掌糊在萨列里的脸上。

 

即使是幻觉萨列里也觉得这未免太过于真实了,下一秒猛地睁开双眼,就看到消失了一个月的莫扎特就在自己身边,一脸担忧的喵喵叫唤着,前爪不断地踩着他的脸颊,仿佛是在叫唤着心爱之人般焦急。萨列里的猛地伸手抱住在自己枕边的莫扎特,将整个脸陷进对方乱糟糟的毛中。

 

“下次,不允许这样随便消失。”

 

“喵!”


评论(6)
热度(41)

© LucifelCass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