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莫扎特【法扎】【萨莫】【ABO】Mine【第四章】

溜达球号外啦(。・∀・)ノ゙如果收集到25个赞,就放出下一章大肉哟——————————————————————————




4.

婚姻的美满,音乐剧的大受欢迎,让莫扎特的生活瞬间推上了巅峰。任性的Omega走到哪儿都有一群Alpha和Beta跟在身后,甚至有些Alpha为了可以让莫扎特多看向自己几眼,争着抢着要坐在剧院的第一排,特别是那些仗势欺人的贵族们,完全不顾自己追求的Omega已经结了婚和别人组成了家庭,在他们眼中只要是没有被标记的Omega就是可追求的对象。

 

这样的场景要是换成其他普通Omega,或许Alpha们早就争得你死我活,偏偏莫扎特是个与众不同的Omega,他从来不把自己身上的信息素当做一种武器或者工具,他更倾向于用其他人的信息素作为掩盖,让他周身都沉浸在这份疯狂之中,而正是这份疯狂让他拥有无限创作下去的灵感和动力。

 

在那些单身Alpha贵族都陷入莫扎特狂热之中时,有一位Alpha却抱着截然不同的想法,看着舞台上光鲜亮丽的莫扎特,萨列里陷入了沉默,右手的食指曲起抵在自己的嘴唇上,目光阴暗的盯着莫扎特跳动着指挥的摸样,耳边是自己最心爱的女徒弟完美的高音,眼神中逐渐沉淀出不一样的感情。

 

完全不为高涨的Omega信息素所动摇,萨列里弯腰对着身旁的罗斯博格悄悄说着对台上Omega万全不利的话语,让其在贵族中散播着对于莫扎特的谣言。原本这一切没有什么,可随着莫扎特最新的一出芭蕾舞剧的演出,其中对于贵族制度的讽刺让那些死要面子的贵族们感受到了来自这个不起眼的Omega的‘恶意’。

 

谣言立马顺着肉眼可观的速度,快速侵蚀着人们对于莫扎特的欣赏之情,逐渐的,原本天天沉浸在幸福之中的莫扎特,被大众所排斥着。几乎是一眨眼的事,莫扎特就从高位跌落至谷底,所有的名誉名声,在一个夜晚化为乌有。然而他却没有失去创作的信心,甚至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依旧创作出了让贵族们津津乐道的音乐,然而贵族们的面子贵重过于对音乐的赏识,从此莫扎特陷入了几乎永无止境的黑暗之中。

 

在这样的坏境之下,莫扎特身上原本所带那股透着辣劲的薄荷,逐渐的消沉甚至带上一丝丝衰败的霉味,而注意到这一点的萨列里几乎还没高兴几天,就有发觉莫扎特再一次的振作,身上那个热辣的薄荷味充斥着他敏感的鼻腔,他下意识的以为是对方那几乎完美的婚姻是他振作的源泉,殊不知莫扎特真正振作的原因正是萨列里他自己,沉浸在那样的思想之中,萨列里内心完全不受控制的被妒火所燃烧着,那些原本对莫扎特的音乐充满着赞美之词的话语,脱口而出的瞬间俨然变成了最为致命的毒药,而萨列里却甘愿将其痛饮于心。

 

一杯接着一杯,泛着光泽的美酒,被萨列里如同牛饮一般,食不知味的饮下,血液中不断提升的酒精含量,催化着他进入了一种迷幻的状态,原本冷漠的面具开始破碎掉落,而藏于面具之下那颗充满着活力,不停跳动的内心逐渐暴露而出,耳边吵杂的属于女性Omega的噪音逐渐的消失,转而出现的对于萨列里来说仿佛是幻觉一样的存在,那个他讨厌的天才,同时又是他念念不忘的对象,莫扎特。

 

伴随着‘幻觉’莫扎特的出现,一切就像是在讽刺着萨列里喝酒的动机,然而耳边那一声声热切的呼唤,熟悉的嗓音不停地喊着自己的姓氏,甚至掺杂的几声微弱却极易被捕捉的名字,都被萨列里听入耳中刻入骨髓。萨列里感觉自己怀里有个人,而那个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味道是那样的好闻,就像是天生为自己所有那样的完美。在酒精的催动之下,萨列里毫不客气的咬上了那闻上去已经完全进入发情期的Omega脖子,在对方肿胀跳动的腺体皮肤之上留下了个暂时性的标记,与此同时一个熟悉的名字从他的唇齿间蹦出。

 

“沃尔夫冈...”

 

几乎是在第一个音发出来的同时,那个被萨列里压在身底下的人不受控制地轻颤了一下,甚至主动的献出了自己的双唇。










评论(3)
热度(35)

© LucifelCass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