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莫扎特】恋爱进行时

0.

莫扎特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爱好,那就是调戏可爱的生物,特别是猫科动物,不管是流浪猫还是人家养的猫,他总是能爱不释手的摸个不停。然而说来也奇怪,或许是莫扎特有一双含有魔力的双手,只要是他摸过的动物都会格外的听话,甚至会缠着不放。以至于有段时间,莫扎特只要上街走动,身后一定会跟着一群怎么赶都赶不走的猫群。直到后来有一天,莫扎特的爸爸给他带来一只黑色的短毛猫后,这样的盛况一夜之间消失殆尽。


1.

“萨列里~你在哪里?”


这是莫扎特每天睡醒睁开眼的第一句话,不为别的,就为了他那只容易‘失踪’的神秘黑色小宠物。


这只黑猫,是某一天他爸爸不知道从哪儿抱来的小可怜,原本顺滑的毛发冰冷的粘在一起,甚至耳朵尖上还滴着冰冷的雨水,整只猫恹恹地蜷缩在爸爸的怀里,然而目光却意外有神的盯着正站在自己面前高兴得手舞足蹈的人类,难得发出了一声叫声,下一秒就从温暖的怀抱中转移到了另一个人怀中,黑猫不安的抖动着。


察觉到怀中黑猫的不安,莫扎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脑袋,大约五下或者更少,黑猫发出了舒适的呼噜,然而呼噜声并没有持续多久便戛然而止,莫扎特好奇的看向怀中的黑猫,只见对方正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然后莫扎特笑了,笑得特别开心,完全不嫌脏的亲了上去,结果就是遭到黑猫无限的嫌弃,两只湿漉漉的爪子抵在莫扎特的下巴上,脑袋则不断地向后移动着。从那以后,莫扎特陷入了无法近身的苦恼之中。


2.

给一只有脾气的猫取名字是一件非常头疼的事,然而对于莫扎特这样思维活络的人而言并不是一件难事,几乎是上百个名字从他的口中蹦出,然而没有一个名字让它感兴趣,就在那里安静的舔着爪子上的毛,直到一个熟悉的名字冒出来,黑猫才抬头看向莫扎特。


注意到这个反应的莫扎特第一时间重复了那个名字,看着黑猫轻微抖动了一下,心里便更加确定这个名字的正确性,然后更多的重复,直到黑猫再也忍不住似的一爪子呼在莫扎特脸上,莫扎特才停下继续喊名字的冲动,只剩下一张傻乎乎的笑容。


从此,莫扎特家里就充斥着一种特别好听的音调喊出的名字。


“萨列里~萨列里~~”


3.

莫扎特的好友兼同事到家中拜访,还没来得及和莫扎特父母打上招呼,就吃得一记猫爪攻击。被萨列里的行为吓了一跳的莫扎特,在猫爪距离那人脸只有几毫米的瞬间,一把死命抱住,瞬间萨列里的攻击目标从一个男人的脸转变成了莫扎特的胸膛。而这时,站在莫扎特附近梳着背头的男人开了口。


“你的猫,还真是有趣。”


“我也不知道他会这样,达蓬特来的时候,他可没有这样过。”


“呵呵,如果下次有机会,我也许可以带着我的猫来。”


“嗯?萨列里你也养猫吗?”


“嗯...”


“哇!我能去你家看看吗?”


抱着萨列里的莫扎特一脸期待的看着正在自己面前皱眉的男人,两三秒过后,看着男人轻微的点头,莫扎特高兴的不顾怀里还抱着萨列里,踮着脚尖就给男人的脸颊上留下一吻,甚至高兴的蹦跶了两下,然而从莫扎特怀里跳下来的萨列里毫不客气的咬上了男人的裤脚。


4.

是夜,萨列里觉得今天超级不爽,自从那个奇怪的男人来了以后,自家亲亲小主人居然不理自己了,以往天天都萨列里来萨列里去的,听到它都嫌烦了,但是今天几乎听不到几句萨列里的叫唤,只有在它攻击那个男人的时候才勉强的听到自己的名字。一脸不爽的萨列里在莫扎特卧室门口蹲着并不断地舔着爪子擦着脸。


“萨...嗯...萨列里...不...唔...”


“莫扎特...嗯...别收的那么紧...放松...”


听到萨列里的瞬间,耳朵猛地伸直,泛着绿色光芒的双眸紧盯着并未完全紧闭的房门,萨列里决定悄悄潜入其中一探究竟。当它挤进门缝后,它简直不敢相信它看到的,那个男人,那个抢了自家亲亲小主人所有注意力的男人,居然压在莫扎特的身上,看着莫扎特那一副汗津津双手紧握着床单,正在不停摇头挣扎的样子。


萨列里怒了,心想着,我忍让了一天,可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如此大胆,居然敢挑战它的威严,要知道莫扎特的床,除了他姐姐外,最有说话权的就只有自己了。不出一丁点的声音,萨列里轻轻松松地跳上蓬松的大床,张口猛地咬上那个男人赤裸的屁股,这时只听见一声变了调的呻吟,随后便是莫扎特不敢置信的呼喊声。


“天哪,萨列里,你怎么...”


一听到莫扎特的呼唤,萨列里松口,完全不顾那个男人似乎是被自己咬出血,小跑到莫扎特脸庞,看着对方脸庞上闪烁着的泪光,想都没想的就去舔,然而舌尖还没碰到,就被那个讨厌的男人拎着脖子丢下了床。


萨列里不甘心的冲着那个男人吼叫着,浑身的毛瞬间炸开,而那个男人仿佛知道什么似的,对着萨列里冷笑了一声后,回头亲了亲莫扎特的嘴角,伴随着几声呻吟作为背景,那个男人抽身光着身子将萨列里轻轻松松赶出了房间,同时将房门反锁。失去了进入房间的通道后,萨列里满脸怒意的隔着木门对着里面喵喵大叫,直到吵醒家中的仆人,被强制抱走后,才彻底恢复了往常安静的状态。


5.

从那以后,两个萨列里不打不相识,只要碰到面就是一场恶战。


然后时间一久,萨列里进而认识了另一只有着蓬松的白色的有点闪有点黏的莫扎特,几乎是两只猫一见面就化成了不可描述的化学反应。


这边萨列里还没反应过来,下一秒它就被莫扎特压了个满怀不说,还被迫接受对方的舔毛行为。


萨列里简直无法忍受这样粗鲁的行为,然而却因为体型差异不得不接受对方口水的洗礼。


经过这样的事情之后,萨列里内心确定除了那个男人外,他又有了新的讨厌的目标,就是那只又肥又黏的莫扎特,简直了,太可怕了。


6.

萨列里简直不敢相信,莫扎特居然带它出门,去哪儿不好,偏偏要去那个男人的家,它才不要!听到没有!它不要去!


“喵!喵喵!喵嗷呜!!!喵!”


“嘘嘘...萨列里乖,我好不容易才偷溜出来去萨列里家,你可别暴露我了啊~”


“喵喵...唔...!”


萨列里准备再叫几声的时候,莫扎特及时伸手捂住萨列里的嘴。被控制住的萨列里不甘心的用爪子推搡着莫扎特的手臂,然而他只是一只猫,平日里莫扎特宠着才能肆无忌惮的欺负着对方,这种时刻就彻底不行了。


结果,就是萨列里非常非常非常不乐意的接受了来自一只白色波斯猫的第N次亲密的舔毛行为。


7.

莫扎特觉得最近萨列里不太对劲,怎么突然掉毛了。明明现在不是换毛的季节,但是它却掉毛了,而且掉的很严重,再下去萨列里就要斑秃了。


一想到萨列里有可能是病了,莫扎特就特别着急,第一反应不是找兽医而是找那个男人,结果那个男人来了之后,萨列里掉毛掉得更严重了。


不得已,莫扎特抱着萨列里,在那个男人的陪同之下找到了兽医,经过几番诊断之后,医生得出了惊人的结果,不不不,萨列里可没有得什么猫瘟这种绝症,它就是怎么说,得了压力型掉毛综合症,简单来说就是压力太大掉毛了。


得到这个结果后,莫扎特表示要严格监管萨列里的饮食起居,他可不想它的猫猫病倒了。


打那天起,萨列里失去了自由活动的资格,顺便另一只波斯猫失去了肆意踏入萨列里领地的权利。然后奇迹般地,萨列里的脱毛症痊愈了。


8.

莫扎特夜不归宿,家里人不慌,萨列里慌。


出门找人,人没找到,萨列里差点被人抱走。


逃跑成功,然后.......


在后花园,莫扎特拎着萨列里的后颈,一路小跑着回屋。随后一边帮萨列里洗着澡,一边将它臭骂了一顿。


“坏萨列里,你怎么可以把自己搞得那么脏!”


9.

如果可以重生一次的话,萨列里心想着,我一定要变成人,即使不能重生,那下辈子也要比那个男人厉害。


被迫参加婚礼的萨列里看着笑得一脸幸福的莫扎特,如是想着。


10.

“喵!”‘我不要结婚!’


“喵~”‘萨列里~’


评论(1)
热度(33)

© LucifelCass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