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莫扎特【法扎】【萨莫】【ABO】Mine【第六章】

6.

萨列里从沉睡中醒来,首先注意到的是空气中尚未散去的信息素混着xing yu 的味道,大海里透着薄荷的辛辣,薄荷......

 

“莫扎特?!不,不可能的,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我家...”

 

几乎是在察觉到薄荷味道的瞬间,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萨列里快速撑起自己chi luo的上半身,目光扫视过脏乱的大床,床单上可疑的痕迹,被弄乱的枕头,被扔在地上皱得不成样的衣物,萨列里的脑海中闪现着昨晚发生的一切,他的幻觉,他的yu wang,他的生命。萨列里一拳接着一拳的砸在床上,伴随着带着悔意地磨牙声,完全清醒过来的萨列里彻底明白,昨晚所谓的幻觉根本就是真的,身上的抓痕、吻痕和凝固的jing ye,一切都昭示着,自己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标记了莫扎特,那个本应该存在于幻想中,只属于他的莫扎特,而不是现在他所要面对的莫扎特。

 

萨列里像是放空了大脑一样,目光呆滞的看着不远处壁炉燃烧着的火焰,跳跃的火焰中出现了幻想中莫扎特的样子,微笑,喜悦,大笑,皱眉,苦恼,悲伤,悲痛。属于莫扎特特有的表情,不断地侵袭着萨列里的大脑,最后闪过的是昨晚纵欲过后满脸泪痕却异常满足的神情,契合度极高的拥抱,肌肤相切,缠绵呻吟,挥之不去的回忆不断折磨着他残破的内心。

 

“从今天起,禁止莫扎特进入。”

 

“是。”

 

萨列里为了逃避内心的谴责,肉体上的需求,精神上的折磨,他下定决心远离莫扎特,至少,短时间内远离那个老是给他无形增加烦恼的人。然而,萨列里高估了莫扎特对他的感情,自从那疯狂的一夜之后,莫扎特居然一次都没有来打扰过萨列里,甚至从之前自己亲自送乐谱变成了现如今靠达蓬特来传递。

 

身体内并不稳固的链接随着日子的推移,逐渐折磨起了萨列里,一旦陷入睡眠,从链接上传来的画面,昭示着黑暗的未来,莫扎特痛苦的呻吟,紧皱的眉头,痛楚的眼泪,难受的翻滚统统传达到萨列里的脑海中。

 

萨列里几乎每晚都从失去莫扎特的噩梦中惊醒,无意识握紧拳头,然后苦恼的松开。白天,萨列里想要通过达蓬特了解莫扎特的近况,却没想到收到了对方谴责的目光,但口中却说着莫扎特一切安康的话语。

 

撒谎,达蓬特在骗他,莫扎特出事了,一定出事了。

 

黑色的指甲陷进掌心,在快要出血前一秒,萨列里松开手掌,脸上出现一闪而过的怒意,随后语气平静的开口。

 

“代我向莫扎特问好,告诉他,他的音乐一如既往。”

 

“……您真的不去自己看看吗?莫扎特他……”

 

“恕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忙,告辞。”

 

萨列里下意识的逃避,快速截断了达蓬特即将说出口的话语,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达蓬特看着萨列里反常的行为,捏紧了手中莫扎特不久前写完打算给萨列里看的的乐谱。而早已离去的萨列里所不知的是,那本本该交给他的乐谱内沾上了莫扎特的鲜血。

 

与世隔绝了几日,等萨列里再次踏出他的家门时,一位神色慌张的孩童撞进萨列里的怀中,口中不断地喊着萨列里的名字,手中紧握着一封已然被捏皱的米色信封,萨列里快速地安抚着男孩,同时接过孩童手中的信。

 

萨列里拆开信封时,浑身轻微一颤,在那一瞬间,萨列里感受到了死亡的寒冷,身体深处不稳固的链接从根基开始缓缓腐朽断裂,故作稳定地用眼神快速扫过信件中熟悉的字体,颤抖得书写痕迹暴露了写信人的慌张与焦虑。

 

所有的文字,都如同火钳烙印在萨列里的神识里,下一秒,信从萨列里的手中滑落,完全顾不上呼喊自家的仆人准备马车,以身犯险地揽下路过的马车,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不妥,大声地喊着莫扎特的所在地,一路上不断地叱喝着马车夫加快速度,同时,萨列里体内的寒意,断链的痛楚,正在不断地加深加剧。最终,当他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最痛苦的时刻悄然的降临,萨列里仿佛看到了死神正在对着他微笑,而它的手上正捧着莫扎特流着鲜血的脑袋。

 

萨列里不顾礼仪地推开大门,为了赶上最后的时刻,他拼尽了全力,然而还是晚了一步,死神的镰刀早已收割走了莫扎特脆弱的灵魂,剩下的只是朋友的哭泣,与康斯坦斯的悲号和毫无生气的莫扎特。萨列里一步一步走向正躺在床上仿佛只是睡着了的莫扎特,走到床边单膝跪下,目光温柔地投射在莫扎特苍白安详的脸上。

 

那一刻时间仿佛是停止了,哭泣声,呼唤声,悲号声在瞬间静止,就像是怕打扰莫扎特休息,防止他一会儿揉着眼睛说吵那样,安静的看着。

 

下一秒,尖叫声,怒吼声,责骂声瞬间炸开,萨列里微笑着伸手敷在莫扎特的脖子之上,就如同刚才他所见到的死神那样,丝丝的掐着,然后温柔地仿佛是在和情人说着情话那样,凑在莫扎特的耳边,轻声微笑地说。

 

“晚安,我的天使。”

—END?—

三十热度,十留言,换HE


评论(12)
热度(42)

© LucifelCass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