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thaCassel

我永远喜欢梅苏特厄齐尔!

只是适当的沉迷黑暗

忽然想感叹,人类真好操纵。

毁掉美好的成本有多低?等同于没有吧。

而创造呢?创造真正的美好呢?创造那些令人觉得因为有这些存在所以世界还过得去的东西呢?

那些发泄的人不管不顾的大喊大叫,扭曲嘴脸。

“我不在乎!我不高兴!”“我生气了!冒犯我了!”

他们甚至有了使命感,发泄使他们感觉到了力量,而这是他们平淡无趣的生活中多么难得东西啊。

“适可而止?不可能的!”“我要你输!我要你死!”

带着温和苦心劝告的人怎么可能懂得乌合之众要的并不是他们口中发出呼喊的口号呢?他们要的是那干瘪长毛的,皱巴巴的小心脏被不明气体充盈鼓起,透明绷紧,填满失败与失落,挤压现实与生活,假装填满了胸膛。

可这心脏是假的,会炸的。

被毁掉的美好是真的,是不可复制的。

多不划算的同归于尽啊,却还在到处上演。

那么这样循环下去,只会剩下那些紧紧绷着一层薄薄的皮,飘在天上直到碰撞直至炸光的毛心脏吧。

这个世界唯一还不错的东西们会一点点都消失的话,那真是令人失望啊。

那些充满使命感和严肃的人,那些充满怒气和自我感的人,那些充满毁灭欲和渴望欺凌的人。

活着就要R级喜剧一点才行,不然还能怎么样呢?毁掉这最后一点罐头笑声么?

人会死的,迟早都会。

从苍白到巨人观,皮肉大脑腐坏生蛆,嘴巴胸膛填满烂肉,骨灰也不过就是灰尘。

你们会,他们会,我也会。

或者,你们想早点?

评论(2)
热度(4)

© AgathaCass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