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tiel#一样的脸不一样的神奇

我知道我取名无能写的超烂无比OOC是一定不可避免的了_(:з)∠)_不过我起码写完了嘤嘤嘤背对着一大家人写文好痛苦。这里米沙是卡斯提奥的哥哥,是一名艺术课老师,当然这点不重要,重要的是米沙对迪恩的坑爹检验。

(可能有极其缺少存在感的副CP)

最后谢谢六道小天使在我卡住时给我的灵感!六道么么哒(づ ̄3 ̄)づ╭❤~



正文:

迪恩靠在黑美人的车门边,企图摆出一个在他脑海中魅力十足帅气无比的姿势。

 

当然,这个姿势其实在现实中摆出来……效果并不是脑海中想象的那么英俊潇洒……而且当等的人不来时得一直摆着。

 

烈日当空,而黑美人是黑色的。热量不断在迪恩身上和身后的车上聚集着。

 

所幸他等的人已经来了。

 

一袭风衣的人在远处拉着长长的影子慢慢走近,而迪恩则浑身紧绷了起来。

 

穿着风衣的人走近了,迪恩站直了身体,向着那人缓慢的迈出一步……

 

“噗通!”       “嗷该死的!!!”    “天哪,迪恩你还好么?”

 

事实证明,如果你僵硬的在高热的天气保持一个姿势在阳光里沐浴了一个多小时,那么立刻站直圈圈腿走动就一定会导致——平地摔。

 

一小时后,帅气无比的迪恩温彻斯特先生在附近的小旅馆里躺在风衣人的膝盖上,享受着送到嘴边的冰镇啤酒和轻柔的毛巾。

 

事情还要从上个星期说起。

 

迪恩在和卡斯提奥确认关系并交往三个月后,终于下定决心去拜访卡斯提奥那位被描述成“不可名状而神奇”的兄长。

 

卡斯提奥警告迪恩他哥哥十分的护短,而且还很……喜欢开玩笑。

 

“他在我小时候曾成功让我相信他其实是潜伏在地球的外星人,而我则是他失忆的兄弟。”卡斯提奥皱着脸回忆道。“然后他告诉我我们的任务是征服地球。”

 

“你在知道他即将来拜访后一定要小心所有东西和人,包括我!”

 

迪恩十分好奇这个神奇的兄长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只得到了“你见到后就会明白了”这一句话,之后就再也不肯多说了。

 

迪恩心里其实很忐忑,毕竟如果他知道哪个混小子拐走了他家三米他一定会——咳——拐走了三米他起码要给那人一个不大不小的教训。

 

这样一想迪恩心里的压力倒是小了些,但是他依旧紧张着。

 

他提前把他无可比拟的黑美人开到说好的见面地点,然后准备摆个好姿势等着那位兄长。

 

幸好令他忐忑等待的人今天有事暂时来不了,于是卡斯提奥来了。

 

很明显,在夏天摆一个小时奇怪的姿势并不是明智之举,简直太丢脸了,幸好来的是卡斯提奥。

 

轻微中暑的迪恩受到了卡斯提奥的照料,他得到了一条冷毛巾和他要求的冰镇啤酒,然后躺在卡斯提奥的大腿上休息。

 

噢,迪恩简直一辈子都不想起来了。

 

卡斯提奥叫迪恩好了就快起来,他的大腿都要麻木了。

 

迪恩不情愿的磨蹭起来,把他的头凑近卡斯提奥的脸想要来一个吻,卡斯提奥微微侧开头,迪恩只得到了一个颊吻,他不情愿的咕哝着,磨蹭着站起来去洗了个凉水脸。

 

“所以你哥哥准备明天来看你了对嘛!”迪恩擦着脸大声问道。

 

“没错,他今天要出去。”卡斯提奥看着迪恩“但你可以先和我去家里等他回来。”

 

“好啊,为什么不。”迪恩看着卡斯提奥的眼睛道,然后凑过去轻吻了他。

 

迪恩觉得今天卡斯提奥今天有点奇怪,总是用一种担忧而同情但还有点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他。

 

他觉得一定是因为男友和哥哥即将会面让他十分的紧张。

 

在迪恩温彻斯特思考着见到卡斯提奥的哥哥应该注意些什么时,他没注意到卡斯提奥在他身后偷偷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他会来的”

 

短信很快就得到回复了

 

“棒极了,我会好好检验你的男孩的~”

 

卡斯提奥看着结尾的波浪号再结合他哥哥米沙的过往历史开始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别太过分!”

 

卡斯提奥在迪恩看过来之前收起了手机,默默为他的男朋友祈祷了一会。

 

卡斯提奥家很漂亮,有很棒的花园,花园里还有两个小木马。房子里有一种甜甜和清香的味道,外加一些好闻的味道。让人进来后不由自主的放松,感到安宁。

 

“我去拿冰箱里的果汁来。”

 

卡斯提奥进门后立刻走向了另一个房间的冰箱。这种天气里人们都会都又热又渴。

 

迪恩则有些好奇的看着花园里绕着花朵飞舞的几只蜜蜂和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的小木马。

 

卡斯提奥从冰箱里拿出了冰凉的西瓜汁并脱下了身上的风衣,递给了一直等在这里坏笑着的米沙。

 

“你这样一眼就会被识破的。”卡斯看着米沙说。

 

米沙接过他弟弟手中的西瓜汁换上卡斯提奥专属风衣,立刻换上了一副“迷茫的小天使”脸,然后沉下声音“放心我的小可爱,这戏码我们小时候玩过多少次了~”

 

卡斯提奥看着米沙用和他一样的表情和声音说出调戏弟弟的话感到了深深的违和感。

 

“别太过分。”他再次警告,然后也躲进了房间里。

 

米沙露出了“伤心我的小弟弟就这样被外面的坏小子拐走了好伤心”的表情,然后在卡斯提奥关上门的一瞬间立刻换上了标准的“迷茫的小天使”脸,拿着西瓜汁向客厅走了过去。

 

迪恩觉得今天实在是太热了,即使是开着冷气的室内都让人有些不堪忍受。

 

卡斯提奥天使脸的米沙手拿冰镇西瓜汁出现了,他把西瓜汁递给迪恩一杯,自己则开始喝另一杯。盘算着怎么开始套话。

 

米沙看着迪恩把西瓜汁一饮而尽,这小子倒挺漂亮,小卡斯眼光不错嘛~ 不过…………

 

“迪恩,山姆最近怎么样了?”先从家庭入手。

 

“不错,在一个律师事务所实习,整天跟在那个大律师屁股后面整理资料磨嘴皮,我光是看着他干就头都要大了,真不知道他怎么乐在其中的。”迪恩皱了皱鼻子,忽然又笑了起来。“不过山姆和我说他们那里有两个美女律师,看来这小子春天就要到了。”

 

“那听起来可真不错。”米沙接到,迪恩看起来很注重家人,这点不错。他已经从卡斯提奥那里听说了很多迪恩的事情,但有些还是要证明一下的。“迪恩,这个柜子摆放的有点歪,过来帮我搬一下。”

 

迪恩走过去,弯腰搬起半身高的柜子的一边“卡斯,你怎么……”忽然有点奇怪的感觉。

 

迪恩还没说出下半句,米沙就立刻放下了他搬的那半柜子,迪恩立刻被弯下腰把他那边也放在地上。

 

迪恩还没来得及站起来,他就感觉卡斯提奥走过来后拍了一下他的屁股!

 

“你没有压到手指吧,我放下好像的太快了。”米沙在心里称赞了一下弟弟的眼光,手感不错!

 

“卡斯,你今天有点奇怪”迪恩回头看着米沙那副“刚才发生什么我都不知道我只是个路过的小天使”的表情说道。

 

米沙沉默了一下,用不明所以脸对着迪恩“迪恩,你只是太紧张了,你得放松。”

 

迪恩疑惑的看着米沙“所以刚才……”

 

“刚才怎么了?”

 

“没事,我的确有点太紧张了。”迪恩摸了摸脸说道。他的卡斯就连接吻都有些不熟练怎么可能偷偷拍他屁股,一定是幻觉。

 

米沙舒了口气,忽然他发现卡斯提奥不知何时从房间里出来了,正皱着眉看他。

 

 卡斯提奥用两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然后狠狠指了指米沙,

 【你正在被做成表!】

 

 米沙伸出大拇指点了个赞,然后左手向卡斯提奥的方向做出了安抚的动作,眨了下眼。

【眼光不错兄弟,我就是逗逗这小子你放心吧;-)】

 

卡斯提奥指了指墙,又指了指眼睛和米沙。

【我会藏起来看着的】

 

米沙摊了摊手,忽然迪恩回过了头。

【!!!】

 

卡斯提奥急忙藏到了墙后,结果不小心碰到了台灯。米沙揉了揉从卡斯提奥身上扒下来的风衣走向墙边挡住了迪恩的目光。

 

“卡斯,那是什么声音?”迪恩回头看到米沙靠在门框边拉扯皱巴巴的风衣问道。

 

“没什么,刚刚台灯倒了而已,我去扶正就好。你去拿一下洗手间旁边的扫帚。”

米沙镇定的说。

 

迪恩奇怪的看过去一眼,转身去取东西了。

 

“你差点就被发现了,快回房间里藏好。”米沙半推着把卡斯提奥塞进了一个小卧室里,那是他小时候用的,现在因为太小改成了储物间。

 

“差不多就可以了”卡斯提奥戳了戳他哥哥“万一……”

 

米沙在关上门前意味深长的看着弟弟“万一什么?要是这点就把他吓跑了可太不及格了~”

 

门关上前卡斯提奥无可奈何的翻了个白眼,他不管了,迪恩自求多福原主保佑你。

 

迪恩回来了,米沙从他手中接过东西扫走了地上的台灯残骸。

 

“卡斯,昨天上午我们说的事你觉得怎么样?”迪恩忽然问道

 

米沙一僵,当然这难不住他“挺好的,但再说一下细节看看。”

 

迪恩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没什么细节,电影我还没看过。当然爆米花和啤酒一定要准备好。”

 

“当然了,看电影没有啤酒和爆米花就像汤里没放盐一样。”米沙放松下来说。

 

“可你不是看电影时喜欢喝可乐吗?”

 

“对,可乐,我爱死百事系列了!”米沙努力想要睁大眼睛突出表现“呆萌小天使脸”,但眼睛睁得过大面部幅度僵硬导致看起来像是在抽筋。他绕过迪恩去拿了两罐冰镇可乐,递给了迪恩一罐。

 

“今天实在太热了,美妙的可乐会让人凉爽下来。”说着米沙开始拉开拉环。

 

迪恩接过可乐诧异的看着他的男朋友“你不是只有看电影时才喝可乐么,说那让你感到刺激,平时你都喝那些小女生喜欢柠檬蜂蜜水。”迪恩越来越觉得今天卡斯提奥一回家就变得怪怪的了。

 

米沙手一晃,拉开拉环后被喷了一脸冰凉黏黏的可乐。

 

“哦真该死!!!”

 

米沙随手揪起风衣一角擦了擦脸。有些懊恼的想为了他的一世英名绝对不能穿帮!

 

迪恩看着爆了粗口然后随手用卡斯平时无比宝贝的风衣随便的抹了把脸的“卡斯提奥”,嗯………………

 

好吧,莫非卡斯提奥家里有神秘的磁场会导致人格分裂?平时小天使的表现和现在比起来违和感略重。

 

早就从储物室里探出头的卡斯提奥本尊看不下去了,他走了过去从后面拍了拍迪恩的肩膀,正准备组织语言解释这一切……

 

迪恩回过头后深深的惊吓了,他看着只穿了西装无风衣版的卡斯提奥然后猛回过头看向那个风衣版————天哪风衣版的卡斯提奥不见啦!!!

 

与此同时迅速趴在地上找到视觉盲点的米沙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迪恩迅速回过头来看向西装版卡斯提奥,颈部活动幅度之大让卡斯提奥十分担心他的脊椎。

 

“What the hell!!!”         “迪恩,其实这………………”

 

卡斯提奥张开嘴正准备向被惊吓的男友解释一下事情经过,但米沙立刻爬了起来双手合十对着迪恩的后颈一个手刀——————

 

米沙搓着手对上了卡斯提奥谴责的目光。

 

“怎么了,我这是为他好,让他就当做了场梦好了。”才怪!

 

卡斯提奥连白眼都不准备翻了,他担心着迪恩的颈部把迪恩抱起来准备挪动到卧室里……

 

“我的卧室里吧,在你卧室里估计这小子醒了还以为自己上了天堂。”米沙坏笑着说。

 

卡斯提奥瞪了米沙一眼“还不都是你把我的卧室漆成了那个鬼样子!”他低声怒道。

 

米沙无所谓的摊了摊手。

 

卡斯提奥还是把迪恩放进了那间临时卧室里。那是唯一还没被米沙的“天才的油漆画”污染过的唯一净土了。

 

好吧他话说的太早了。

 

卡斯提奥把迪恩放在了那个怎么看怎么像是加大加长解刨台的“床”上,四周的墙壁用荧光漆画出了无数奇怪到几乎超出人类想象的几何图案,让卡斯提奥不禁怀疑搞不好他那哥哥真是被外星人派来毁灭地球的神奇生物。

 

米沙走近屋子点亮了那些盏小小的蓝绿色的暗色灯“他快醒了吧?”他关上了门。

 

“你又想干什么。”卡斯提奥轻轻按着迪恩的颈周,迪恩慢慢发出“唉伊伊”的声音醒转着。

 

米沙向他挑眉“没事,就问几个问题,你可以在另一边看着。”

 

迪恩感觉自己做了个奇怪而荒诞的梦境,梦里有两个卡斯提奥,然后他就不记得之后的事情了。

 

哦!他的后脖子怎么这么疼!

 

他慢慢睁开眼——————

 

迪恩马上闭上了眼,他一定还在做梦。

 

然后他又睁开了眼————这些奇怪的超出人类想象力的发光图案和那个正在他头顶上方的黄不拉几还泛着绿光的东西好像是灯的东西是怎么回事!!!!!!!!!!!!

 

好像有什么东西压住了他,让他动弹不得。

 

然后他感到有东西出现在他脸的上方,挡住了那个让他睁不开眼睛的奇怪吊灯。

 

卧槽这个笑的像恶魔一样但是长着他小天使脸的东西是个啥啊啊啊啊啊!!!

 

迪恩看着那个“生物”向他咔咔咔的笑着,用一种像是电子音又像是喉咙里卡了东西的蝙蝠侠一样的声音说道“迪恩~温彻斯特~~咔咔咔咔,多么完美的人类样本咔咔咔~~~总是不是白跑了一趟地球。”

 

卧槽……卧槽?卧槽!

 

迪恩温彻斯特20多年来从来没相信过外星人绑架这类东西,当降临在他自己头上时他,嗯,不得不说他表现的相当出色。

 

虽然他完美的无视了为什么外星人废话这么多还说的是英语。

 

“你……你这……个、绿皮小人!”迪恩暂时想不起形容词,所有东西在他脑中都糊成了风衣状的一团。“你把卡斯怎么了!”

 

那个“生物”笑声停了一下,继续用那种让人听了脊背发凉的声音说话“你在担心被我扫描了外表的那个人类?放心…………”声音不祥的拖拽着。

 

迪恩担心的喊了起来“你们这些绿皮的混蛋对他做了什么!卡斯他在哪里!”迪恩从未如此恐慌过,如果、如果卡斯提奥被这些“生物”绑架走做实验怎么办!

 

那个“生物”又咔咔咔的笑了“他没事咔咔咔,我的飞船只能装下一个人类样本,只要你听话我就放了那个人类。”然后他看了看迪恩“咔咔咔你和他都有很不错眼球,但我要保证你的完整性,不如我就只取走他的眼球然后放走他好了咔咔咔咔咔咔~”

 

迪恩惊恐的想象着卡斯提奥被活挖眼睛的场景,他要被自己的想象吓哭了。

 

“不!不要!我要你完整的放走卡斯!健康完整的!!!我可以给你我的眼球!”迪恩几不可查的带着哭腔喊道。

 

另一个声音忍无可忍的响起了“米沙,这样够了!”

 

噢,天使的声音~

 

卡斯提奥拿开压在迪恩身上的厚厚一层被子——那估计有三四米厚——走到门口打开了门,关掉了那些诡异的灯打开正常的白炽灯。

 

迪恩惊魂未定头晕着坐起来,他现在有点不确定这是梦还是现实了。

 

四周墙上还是一堆诡异的图案,只是换了灯光后变得不那么吓人了。一直弯腰看着迪恩发出可怕声音的“生物”捏着脖子正在清嗓子,卡斯提奥走过来抚摸着他的后背。

 

“迪恩你还好么?”

 

迪恩在还没搞清所有事情之前紧紧拥抱了卡斯提奥。然后转向了另一个和他的卡斯长着一张脸的“生物”。

 

“这他妈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生物”对着迪恩笑了起来“小子,你过关了~不过你那个反应实在太经典了哈哈哈哈哈哈~~~”声音软软的完全不像刚才那个可怕的喉癌晚期音。

 

迪恩转向了卡斯提奥“卡斯,解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所以你就想要假装成你弟弟来检验我一下结果被发现就把我打晕来了一段外星人绑架的戏码!”

迪恩看着卡斯提奥隆重出场的哥哥米沙“要不是看在你是卡斯哥哥的份上我一定会揍你!”

 

迪恩想到他之前的表现简直恼羞成怒。

 

但在米沙为了表示道歉而准备的特大号丰盛晚餐和卡斯提奥对迪恩下午表现的感动下迪恩立刻把对米沙的印象从“可恶的混蛋”变成了“卡斯提奥有些脱线但还不错的哥哥”。

 

立场转变的太快以至于迪恩在心里鄙视了一下自己。

 

很快吃完晚饭天就黑透了。

 

“好了小子,都这么晚了我不介意你住到卡斯的房间里去,只要你俩不会搞出奇怪的声音~嗯~你们会吗?”米沙向他弟弟和他弟弟的男朋友眨了眨眼。

 

卡斯提奥拉起迪恩直接走向了自己的卧室。

 

被无视的米沙做“弟大不由哥”捧心状,哦,他开始想念他艺术课上的珍妮了~~~

 

也许明天就试试把他约出来好了。

 

而走进卡斯提奥卧室的迪恩震惊了。

 

他还以为之前那个诡异的荧光房间就够夸张了,没想到卡斯提奥的卧室如此……原谅他形容词匮乏

 

“这些都是米沙做的,他很喜欢弄这个。”卡斯提奥对着仰头向着头顶的一群各式各样的天使和翅膀愣住的迪恩说道。

 

“哇哦,你会不会有醒来后感觉自己上了天堂的感觉。”迪恩喃喃道。

 

“事实上,睡在这个卧室里每一个早晨醒来时我都以为我睡梦中上天堂了。”卡斯提奥无奈的笑了出来。

 

迪恩看着站在床前只穿着白衬衫和西裤的卡斯提奥,蓝眼睛带笑看着他,四周是无数挥舞着翅膀的天使和云层。 

 

哦上帝,这一定是你掉落到凡间的儿子。

 

迪恩在经过一天的惊吓后决定犒劳一下自己,他直接把卡斯提奥扑到了白色的床单上一个深吻。

 

“我一直想要试试在天堂里做爱是什么感觉。”迪恩看着被吻得发晕的卡斯提奥说。




米沙在卡斯的卧室里不断传来奇怪的声音时淡定的找出了耳机戴上。

“我就知道~”

他想了想,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亲爱的珍妮,明天一起看个电影?】

回复很快

【不要叫我那个外号!还有,你负责爆米花和饮料!】



 

 

 

 

 

 

 

 

 





评论(6)
热度(11)

© LucifelCassel | Powered by LOFTER